评论:官员从容“进退”才是正常职业生态的回归

时间:2015-06-30来源:互联网作者:网友供稿

舆论在副县长个人选择之上的种种观感,实则反映的是整个社会对于官员、做官这个职业或说社会角色的复杂心态。什么时候,整个社会都能够以一种从容而纯粹的心态去看待这样的个人抉择,有更多的官员能够从容地选择“进退”,我们的官场氛围与公务员职业,或许才能真正称得上回归正常与本然。

近日,网友在微信上爆料“平阳副县长周慧辞职”。记者从温州市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平阳县副县长周慧辞职一事为真,只是还没走完程序。周慧38岁,在同事眼里极具才华,仕途一片看好,却在辞职感言中声称要追求自己的生活。(7月16日《钱江晚报》)

知情人士透露,周慧家族成员基本都在国外,且家族产业资产丰厚,如果还在岗位上,就无法和家人团聚。从照顾家庭的角度讲,周慧为了亲情而选择“换一份工作”,本不应该具有太大的反常色彩。再说,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宽裕,也自然会让周慧对于辞官有相较于他人更为轻松的考量。但较之于一些裸官,将亲人移居到国外,自己孤身一人在国内做官,这一点又显得不正常。

事实上,随着反腐与整顿四风行动的推进,官员下海在近两年又出现增多现象。不过因为他们的行动似乎被理解为反腐形势下,“官不好当”,一部分官员的必然选择,并没有引发太多的争议。相较而言,周慧辞官之所以引发热议,除了其有着被看好的上升空间与仕途,主要是其辞职的理由——“我想要的是自由,是能够自我掌控的生活”。

的确,即便抛开具体的官场氛围和职务不谈,做官在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生活难以真正由自己掌控,必须受到更多的约束与监督。但在一个公务员成为就业首选,官本位仍然突出的社会,为了追随自己的内心而选择辞官确实超出了一般人的价值认知。当然,即使置于整个社会环境下来看,在就业难,压力型社会之中,能够轻易表达“追梦”想法的人就已经不多,真正纳入行动的就更是少之又少。

官员辞职的复杂之处在于,正如周慧自己所担心,不想给当地政府带来负面影响,因为这样的选择难免会令公众联想到是因为官场的排挤或者是官僚体制逼迫离开的。这种习惯性联想,恰恰证明现有的官场环境或说在公众印象中,仍是一个充满权谋的复杂场所,公务员并没有被主流观念视为一份普通工作。

一个副县长的辞职,引发舆论场的热议,无意中说明,至少在现阶段,他基于内心的选择依然难以被外人视为正常或者“只是换了一份工作”。连作为他富裕大家族的长辈同样称之为“晴天霹雳”,则更突显了官本位心理的坚实存在。

舆论在这样一个个人选择之上的种种观感,实则反映的是整个社会对于官员、做官这个职业或说社会角色的复杂心态。什么时候,整个社会都能够以一种从容而纯粹的心态去看待这样的个人抉择,有更多的官员能够从容地选择“进退”,我们的官场氛围与公务员职业,或许才能真正称得上回归正常与本然。(朱昌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