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车党”危害公共安全,怎么治?

时间:2015-05-03来源:互联网作者:网友供稿

两天前发生在北京的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相撞事故已有新发展。

4月13日中午,北京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两车驾驶者存在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违法行为,在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隧道内行驶中最高时速超过每小时160公里,4月13日,两位车主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危险驾驶罪依法刑事拘留。这再次引发公众的关注。

公众的关注点,一是两辆豪车驾驶者的身份,二是在已经实施了近四年的刑法修正案(八)中增加了危险驾驶罪的制度背景下,这种飙车行为究竟适用何种罪名定罪量刑。

2012年5月26日发生在深圳的侯培庆醉酒飙车案造成三人死亡、一人轻伤、二人轻微伤和财产的重大损失,法院判定侯培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2013年8月24日发生在北京东坝的追逐竞驶案件,检察机关对三名被告起诉的罪名是涉嫌危险驾驶罪。

在今天北京市公安局的官微通报中,两辆豪车的驾驶者均为无业人员。

“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这是我国现行刑法对于危险驾驶罪的规定。

在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危险驾驶罪之后,司法实践中,处理类似这种飙车案件时,适用的罪名一般有两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危险驾驶罪。

按照现行刑法规定,危险驾驶罪的法定刑是拘役和罚金,如果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定罪,即使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可以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车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现行刑法,机动车驾驶人符合醉酒驾驶或是追逐竞驶这两种行为类型之一,就构成危险驾驶罪。

“两位驾驶者是否醉酒驾驶目前尚不清楚,至于说判断是否属于追逐竞驶的情形,不能仅以超速行驶或高速行驶作为评价标准,而要看驾驶者是否有意追逐。”车浩表示。

车浩认为,追逐竞驶既可以是相识的司机事前约好的飙车,也可以是陌生人在驾驶过程中相互追逐。因此驾驶人员互称不认识对方,并不必然能排除追逐竞驶。

关于“情节恶劣”的认定,要考虑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车速、车流量等具体情况。如果是在早晚高峰这样的时间段,或者是在车流量或人流量较大的路段追逐竞驶,则一般应认定“情节恶劣”。如果驾驶人员存在多次追逐竞驶的惯习,也是认定“情节恶劣”时可以考虑的因素。

在车浩看来,不能仅仅根据公众对此事反映强烈这一点,就直接认定“情节恶劣”,而是要考虑,公众反映强烈的背后,是否意味着该路段的车辆行人往来频繁,因此让公众形成明显的不安感。总体来说,两位驾驶员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还有待于驾驶员是否存在醉驾、追逐竞驶等具体情节的进一步侦查。

两位驾驶员目前涉嫌的罪名会否在审查起诉阶段改变?

车浩表示,“危险驾驶罪”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限在于驾驶行为造成的是抽象性危险,还是造成具体性危险或发生人员伤亡等损害结果。

本案中两辆车已经在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发生了碰撞,出现车辆毁损、人员受伤以及道路护栏被撞坏的后果,虽然是驾驶者自己受伤,但是这种车辆高速碰撞事故的发生,已经对其他过往的车辆和行人造成了具体危险,因此,本案存在认定为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空间。

近年来飙车案件屡屡发生,群众反响非常强烈,飙车事件仍然屡禁不绝,法律上是否存在漏洞,车浩表示,部分原因是近年来,一些缺乏驾驶道德的飙车行为表现出对他人生命的漠视。严惩这类行为的呼声很高,刑法修正案(八)增加危险驾驶罪正是对这一呼声的回应。根据修改后的法律,只要存在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就可以构成犯罪,而不要求实际损害结果发生。因此可以说,法律已经对飙车行为有比较完备的规定了。但是刑法不是万能的,杜绝这一现象还需要多方面的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