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老来种橙是给子孙留下立身之本

时间:2015-12-16来源:互联网作者:网友供稿

褚时健授权传记出版,传记中“云淡风轻”“老来种橙, 是给子孙留下立身之本”

时代周报记者 赵妍 发自广州

褚时健快87岁了。2013年,他在85岁生日时曾说:“我和老伴都是属牛的。其实我们并不属牛,只是有牛的性情”。

“牛的性情”,褚时健解读为“我一辈子都要干事情,任何境况下,我都要有所作为。只要活着,就要干事,只要有事可做,生命就有意义”。

这或许可以用来解释他在70多岁开始重新创业,在80多岁以创业成功回到公众视野的晚年。

近期,一本获得褚时健首肯的传记由博集天卷出版。

与褚家相交20多年的作者先燕云,将写褚时健视为自己一生无法回避的责任。

1991年相识,在褚时健人生的低谷,先燕云也受到牵连。由此过后,两人情同父女。褚时健与先燕云之间的君子之交,恰如前者潜心哀牢山种植“褚橙”的淡泊一样弥足珍贵。

看过了褚时健的低落与荣光,先燕云早有书写的欲望。这个念头终于在2013年开始付诸实施。一写就是洋洋洒洒的数十万字,贯穿了褚时健的整整一生。

为了写作这本传记,先燕云历时近两年,积累了2400小时的采访录音,手稿超过70万字。褚时健为此也作出了极大的配合,在炎夏工作之后还必须抽出时间接受采访。

褚时健在书中序言中写道:“出一本我的书,并非我的需要。一个人活到了这个岁数,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对于述说已经没有了兴趣。”并且,主动提出为他撰写传记的人数累计达到上百人之多。不过,褚时健还是为先燕云所著的《褚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签下了独家授权,足见其对先燕云本人的信任。

  褚时健认女儿

1991年,作为中国作家协会红塔山笔会的成员,先燕云在玉溪卷烟厂盘桓了半个月。那时,先与褚时健及其家人有了直接的交流。而后,一篇由她执笔,关注褚时健情感世界的报告文学《太阳般的汉子》刊发在《中国作家》杂志。先燕云就是因这次机会与褚老成为忘年之交。

“(她)对我的家庭、对我、对我的工作了解得更深一些。”褚时健说。

在20年中,褚时健的身份发生了多重变化,“烟王”,阶下囚……随着“褚橙”的成功,褚老,越来越成为一个励志的标本。先燕云对这些巨变都作了详细的回忆和描述。

在不断的刷屏中,他的故事早已妇孺皆知。王石[微博]、柳传志等国内一线企业家,均对这个偏居云南山中的老人恭敬有加。这个曾经的“烟草大王”,如今的“褚橙”创始人,在八十七岁高龄之际仍然为名声所累—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前来拜访,他们有时候会问很实际的问题,但是更多时候只是想要一张与褚时健的合影。

对于当下的状态,褚时健有着清醒认识:“再次成为大家感兴趣的话题,是在我成为一个果农……所谓‘触底反弹’,使得很多人表示出对我人生的兴趣。”

在触底反弹前,褚时健的“烟王”之名,如雷贯耳,然而,陨落也来得突然。

1995年,必定成为褚时健一生中最为关键的转折点—此后,垂直向上的人生之路突遭重大变故,变得坎坷和丰富起来。当年9月,红塔集团成立,褚时健不再担任玉溪卷烟厂的厂长,身份变为云南红塔集团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在这一年的中秋节前夕,老伴马静芬被带走,进入隔离审查阶段。此前,女儿褚映群已被人从工作地珠海带回云南。

对于这一切,外人难以了解其中的缘由。先燕云也是在多年之后,从红塔集团的法律顾问马军的口中得知了详情。

1994年,中纪委接到贵州省省级机关退休老干部的举报,反映老干部退休后的待遇问题,还有贵州省领导干部贪污腐败的问题。其中一个案件中,涉及从云南批的5万件红塔山香烟。贵州贪腐案的专案组由此进入云南,在玉溪卷烟厂调查。

二十多年中,先燕云也目睹了褚时健的风雨细节,甚至成为了关键事件的亲历者。

1996年和1997年交会之际,她与褚老一行人被幽禁在边陲小城河口。在忐忑中,先燕云小心地问:“你真的能坦然面对中纪委的审查?”褚时健回答说:“我说得清楚。”就这寥寥数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