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女友田朴珺:曾为省打车费走好几公里吃饭

时间:2015-12-30来源:互联网作者:网友供稿

原标题:象和熊

为省打车费,走好几公里去吃饭。没有电梯,比赛谁能先到14层。这些事一个人很难做到,但有密友在就不一样。很多人都有过合租、同居的经历,遇到好的室友绝对是生命中的一笔财富。田朴珺也有过两个非常好的同居密友,她在最新一期《GQ》专栏里,就讲述了那段,虽然辛苦却快乐无比的时光。

在演艺圈,不乏有天赋的人。从院校毕业时,都豪情万丈,但绝大多数都沉入茫茫人海,无声无息,付出很多,但不会获得很多的关注和赞美,即使这样他们还在为之不懈地努力。也有人不为环境所动,从一开始就只想过有戏拍,有钱挣,养家糊口地踏实过日子。我的两个男闺密——象和熊就可以归入这两类人。说起来,他们还是我大学时代的同居密友。

象的大名叫杨炅翰,早前身形壮硕,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大概有两百多斤,那会儿他才上初二。他是我一个朋友的亲戚,后来我跟那个朋友完全没来往了,反而我们俩一见如故。象最大的特点有两个:一把金嗓子和一张毒蛇嘴。

熊的大名叫蔡基旺。当年他在中戏学化妆,我拍宣传照时,他是我的化妆师。那天的摄影师叫大熊,我们仨都是新人,对未来充满憧憬。因为拍的效果很好,大家都贪多,一直拍到凌晨,然后累到席地而睡。他们把唯一的沙发让给我,第二天起来,熊给我补妆,没有一句怨言,我们又乐呵呵地接着拍。我常说,我们的友谊是从睡地板开始的。熊的特点是:一双细致的手和一个简单的脑袋。

大学的时候,我开始拍广告挣钱。相比象和熊,我是名副其实的“小富婆”。我在北京东直门的老楼里租了一套三室的房子,当时熊刚毕业,没有住的地方,我说给你一间屋,不要你钱。他应该是跟我“同居”最久的人。从东直门陪我住到望京,大约有两年半。还在上高中的象,因为喜欢找我玩,后来硬把他两百多斤沉重的身躯塞进了三居室的最后一间,我把最大的一间留给了他。但象因为实在太邋遢,最后我忍无可忍,他只陪我们度过了东直门一年的“同居时代”。

熊拍的第一个戏是跟我去内蒙,帮我做化妆师兼助理。零下三十多度,熊每天早晨负责把我叫起来,还要帮我化妆。那次,我发现他不仅对妆容的理解力很到位,还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的孩子。之前他一直跟我们冒充七零后,怕别人因为他年纪小而欺负他。但那次我才发现他是我的同龄人。

熊化的妆很干净,他的手拿着刷子细致地像画画。2006年拍《相思树》的时候,我跟剧组力荐他,但制片人觉得他没有化过大戏的经验,费尽了口舌才终于被我说动。试妆时,熊没有让大家失望,后来还成了化妆组组长。那个戏拍了前后有四个月,非常辛苦,但他由头至尾,没在一件事情上掉过链子。戏杀青时,导演说整个戏拍下来,最满意的部门就是化妆组。后来,他成了冯小刚《非诚勿扰1》的化妆师。等拍《非2》的时候,制片方找熊进组,结果熊因为口头上答应了一个当年对他有过提携之恩导演的戏,放弃了上大戏的机会。在今天这个到处找捷径的圈子,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能像他这样,对滴水之恩看得那么重。

熊不知道自己的星座。这么多年,他一直很肯定地告诉我们,他是父母在海上打鱼时,从漂来的木盆里捡回来的。直到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让他打电话回家跟父母确认这件事,他才惊讶地知道,自己是亲生的!原来这是他老家回答小孩问“我从哪儿来”的习惯说法而已。他在电话里对我说,“难怪他们对我那么好。”这么多年的“误解”经过一篇文章认了亲生父母,为此我笑到眼泪都快出来了。没准正是因为这么多年被蒙蔽的原因,熊特别珍惜平淡有爱的小日子。如今熊已经当了爸爸,有个两岁的漂亮小女儿,在燕郊买了房子。生活正如他所期望的:“有戏拍,有钱挣,脚踏实地地过日子。”

至于象,东直门“同居”那一年,对他印象最深的事是,有一次我忘带钥匙,晚上砸门,把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吵醒了,却硬是叫不醒在里面睡觉的象。刚爬了14层的我真是要气炸了,不得不返回学校跟同学挤宿舍。第二天想开口说他,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他以前住宿舍,室友敲不开门,把门都拆了,他还睡得不省人事。还有一次,暑假前和他一起在家吃了个饭,等放完暑假回来,那锅白米饭已经变成了黑绿色。他看到我的神情,腆着脸说,不如把锅直接扔了吧。还有次他上课要迟到了,我去他的房间叫他,大夏天,象穿着大裤衩,露着白花花的一摊肉铺满了整个凉席,还在睡,我第一下想的是,这是人还是猪啊?!每次忆旧聊到这儿,他都笑得花枝乱颤。